强阳老漢_

【双A出胜】非常规诱导剂 01

ABO注意,但是双A,雇佣兵设定,个性设定保留,OOC预警


#我其实本来只是想炖肉,然后巴拉巴拉出了一堆,要是看见有人催更我会很开心(?



 

01

 

让爆豪胜己一个人潜入敌人的地下室就是个错误,他甚至就不应该跟自己一起进行任何一个任务——这是绿谷出久的经验之谈。他目前正潜伏在某个住宅区的花园内,负责这一片区域的放风工作。经过他的观察,这一带是远离城镇而被废弃的旧房区,附近就连一家营业中的便利店都没有,鲜少有人来往。是个犯罪的好地方。绿谷出久心中暗想。他是被官方政府雇来的佣兵,一个来自群英兵团的alpha。而他这一次的任务是调查并取得这家住宅主人正在进行非法实验的证物,分配的搭档是另一个脾气火爆的alpha,爆豪胜己。他对这个组合颇有怨言,他的搭档也是,在任务开始前,爆豪胜己得知这个邪门配对后,他抗拒的直接亮出双手,小型的爆炸不断在他手中砰砰作响,他一脸烦躁并威胁说他将成为第一个手刃自己搭档的人。

 

每一次,绿谷出久看到爆豪胜己对自己毫不掩饰的厌恶,心里都会想:作为一个因为家庭住址相近并且好歹算是共同成长的青梅竹马,爆豪胜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是为了什么而那么讨厌自己呢?

 

在他遥远而模糊的童年回忆中,爆豪胜己好像一直扮演欺辱着他的角色,而自己却并没有化身成复仇者的打算。他虽然深深讨厌着爆豪胜己高傲自大的个性,却同样深刻的倾慕着他的自信与力量。就如同爆豪胜己对他表露的厌恶一样,这种复杂的情感早已经在他的内心生根发芽,谁也改变不了。

 

难道是alpha之间的同性相斥?没有答案。

 

绿谷出久匍匐在绿化带中隐藏气息。爆豪胜己悄悄潜入住宅内已经超过他们约定的时间了,他皱紧了眉生怕他在里面是不是中了什么埋伏,但又觉得这是瞎操心,这可是那个爆豪胜己,他在内心中特意强调了一下,‘那个’爆豪胜己要是中了埋伏又或者是在里面吃了谁的亏,恐怕这里已经只剩下一堆废墟了吧,不过,若是发展成那样的话任务也算是彻底失败了,绿谷出久无奈地想。他踌躇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潜入里面看看情况。

 

小胜一定会很生气。他一边如窃贼般熟练地打开窗户溜了进去,一边在脑海中勾勒出了爆豪胜己勃然大怒的脸,他能想象到后者在看见他后一定会无比生动地咆哮着说:你是不相信我能一个人完成任务吗?你是在小瞧我吗?死吧垃圾!

 

天地为鉴,他并不是不相信爆豪胜己,他只是有点担心爆豪胜己孤身一人万一要有什么意外的话……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对方盛怒的脸——算了,他只是担心任务会失败。

 

他来到了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只在正中央的位置搁了一张办公桌,墙壁两侧摆着几个长条形的棚架,上面摆放着许多玻璃试管,试管中灌着各种颜色不一的神秘液体,他拿起其中绿色的一只在手中摇晃,液体流动得非常缓慢,说明它的质感十分浓稠,这让它看起来像是医院中某种治疗alpha功能障碍的昂贵药物。

 

喀嚓——

 

有人把门打开了。

 

绿谷出久迅速把试管收入怀中,并蹲身躲在了棚架之后,他小心翼翼地露出一只眼睛,悄悄窥视着房间里的情形。

 

一个年近六十,苍白消瘦的老人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强壮的男子,而其中一个手上像拎小鸡一样地拎着另一个不断挣扎的人,身份大概是保镖、或者打手一类的人物。

 

“博士,”一个男人对老人说道。看样子他似乎就是这所房子的主人。“这个beta昨天注射了2号试验品,完全没有反应。”

 

被男人称为博士的老人却不理会他,自顾自地在一堆试管中挑挑捡捡,俨然一副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模样,接着,他似乎是终于找到了让自己满意的‘作品’,长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副疯狂的表情,他把手中的试管递给了男人,解释道:“不要着急,我的药剂对于不同的人有着不一样的作用,比如1号就能把一个意志坚定的alpha变成荡妇,但是对omega就毫无作用,要想让气味平淡的beta变得像omega一样吸引人,得用上我的最高杰作,它会让你满意的。”

 

男人怀疑地看着老人。

 

“到那个时候,你可以把beta卖成omega的价钱,”博士诱惑道,“你会赚得盆满钵满,大好的前程在等着你。”

 

男人被他所描绘出的美好未来打动了,他接过试管,朝那个抓着人的保镖点了点头,示意他把那个可怜的beta捉过来。

 

那个瘦弱的beta满脸惊恐,他不断地摇头表示抗拒,瘦骨嶙峋的身体竭力想要挣脱,而那个高大的保镖显然不把这种力度放在眼里,他像折断婴儿的手臂般轻松压制着他,把他的双手反剪着束缚在身后,迫使他张开嘴。

 

绿谷出久移开视线,他的拳头握得比石头还坚硬,那种被迫吞咽药液的声音像虫子般啃噬着他的神经,他的正义感告诉他他应该马上站出去制止这种行为,但他的理智却说,敌人的信息与个性并不明朗清晰,就算好运能让他阻止这一次施暴,但如果错过机会的话,最坏的结果却是无法收集到他们的罪证,政府便无法成功起诉他们。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现在,旁观是最佳的选择。

 

但是——

 

他想。

 

如果是小胜的话他又会怎么做。

 

大概会狂笑着说你们这群垃圾不如的渣滓原来打的这种主意,然后大闹一场直接撂倒幕手黑手,证据?他当然会拿到手,虽然不能保证这里会不会变得一团糟,但能救下这个人。

 

绿谷出久不禁莞尔。他站了起来,在最短的时间内调动所有神经,绷紧了浑身的肌肉。就在刚才,他改变了主意,他要在瞬间制服这些人,救下那个beta。为什么?利弊权衡不是很清楚吗?比起只救下一个人另外的选择才是利益最大化吧?可他就是无法违背自己的意愿,有那么一个声音,非常模糊,好像是年幼时的他在自言自语,但他就是明白,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视而不见。

 

One for all的力量覆盖了他的全身,他的皮肤上浮现了深色的纹路,这是他正打算发起猛攻的信号,他仿佛一只蓄势待发的豹一般俯压着上身,以达到最快的行动速度。救下beta后无须再恋战,直接逃去找到爆豪胜己,二人再设法离开,这就是他的计划。

 

“侵入者——”

 

“有侵入者——”

 

一阵骚动和尖叫过后,房间外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

 

“怎么回事?”男人蹙眉问道,他冷静的外表看上去没有丝毫改变,只是用一种严厉的眼神看着保镖,命令到,“你去看看。”

 

保镖顺从地应了声是,他把手中的beta扔垃圾一样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就在他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后,绿谷出久行动了,经过多年来的锻炼与实战,他对力量的把控已经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他像只离弦的箭一样飞快蹿了出去,在所有人尚未反应过来时,他用充满力量的直拳打倒了男人,在收回拳头的瞬间转身再飞出一脚,他无心对一个老人使用暴力,只是切换成用腿的余压去震开那位博士,在此威力之下,博士连连退后,一直到撞倒了棚架上的试管。

 

当绿谷出久把虚弱的beta背到背上时,博士正在对着许多破碎的试管大吼大叫,而另一个男人还处于昏迷的状态,但他无暇去管这些事情了,因为房间外的某处一次比一次更加猛烈的爆炸声正在催促着他。

 

小胜!

 

他踹开了碍事的房门,在四通八达的走廊中停留了一会,朝着音量最大的方向飞奔而去。

 

 TBC

评论(25)
热度(169)

强阳老漢_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 强阳老漢_ | Powered by LOFTER